<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2020 02-28

据收购时评估报告显示

Comments 阅读:

  迅游科技300467股吧)预计2019年亏损10.7亿元至10.75亿元。这一亏损额度,不但高于公司上市以来利润总和数倍,且几乎相当于公司市值的四分之一

  年年业绩预告时,商誉都成了不少上市公司难以避免的坑。不过,四川迅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迅游科技,300476.SZ)的控股股东却可能不会如往常般受到巨大影响,因为该公司实控人已经准备离场。

  1月22日,迅游科技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亏损10.7亿元至10.75亿元。这一亏损额度,不但高于公司上市以来利润总和的数倍,而且几乎相当于公司市值的四分之一。截至2月4日,该公司总市值为38.08亿元。

  公告显示,迅游科技巨亏的原因包括对成都狮之吼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狮之吼)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13亿元,和对长期股权投资及其他权益工具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2.6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迅游科技实际控制人近半年减持不断。在业绩预告披露的前一周,其还与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数据集团)签署了《纾困暨投资协议》,大数据集团极有可能成为迅游科技新的控股股东。

  成立于2008年的迅游科技,是国内第一家专业网游加速服务提供商,并于2015年登陆创业板。

  上市之后,迅游科技的业绩却显露颓势。上市第二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8亿元,同比减少8.07%;净利润仅有0.4亿元,同比减少34.11%。

  2017年12月,迅游科技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狮之吼100%的股权,交易金额为27亿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67300万元,用于实施移动网络App新产品开发项目,以及互联网广告综合运营平台升级项目。

  这种大手笔的并购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当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8亿元,同比增长76.07%,净利润1.02亿元,同比增长161.79%。

  不过,收购狮之吼的高溢价,却为迅游科技后续巨亏埋下伏笔。据收购时评估报告显示,狮之吼采用收益法评估后的评估值为27.8亿元,评估增值25.3亿元,增值率高达1015%。

  不过收购后的第二年,狮之吼就显露原形。2018年度,狮之吼实现净利润2.25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89.98%。2018年迅游科技对合并狮之吼形成的商誉计提了8.5亿元减值准备,商誉及相关资产组预计可回收金额为14.98亿元。而业绩承诺期最后一年,预计2019年狮之吼仍未完成承诺业绩。

  对此,深交所向迅游科技下发关注函中,要求该公司补充披露狮之吼2019 年预计经营业绩,分析说明其未能完成2019年承诺业绩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期间是否存在商誉减值计提不充分的情况。

  除此之外,迅游科技还分别对成都逸动无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逸动无限)及成都雨墨科技有限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6500万元、1.8亿元。事实上,逸动无限已于2018年计提减值准备约1.3亿元。

  关注函中,监管部门亦要求迅游科技补充说明对上述参股公司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的具体情况,包括减值测试过程、计提原因和依据等。

  根据迅游科技披露的公司控制权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袁旭、陈俊与大数据集团签署了纾困暨投资协议,大数据集团将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

  2019年以来,由于迅游科技股价一路下滑,三位实控人陷入质押爆仓风险,上市公司关于股份质押、被动减持以及司法冻结的公告不断。

  2019年8月,由于公司股价下跌,袁旭在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触发违约条款,致使被动减持32.97万股;随后,陈俊在首创证券的股票质押也被动减持114.86万股。同时,由于两位实控人未按规定披露减持计划,且减持行为发生在迅游科技2019年半年度报告披露前三十日内,深交所对袁旭下发了监管函,对陈俊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此后,该公司实控人的股票质押危机持续发酵,袁旭的一致行动人厦门允能天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厦门允能天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持有的迅游科技股份因借款纠纷全部遭到司法冻结。袁旭作为担保方,所持股份全部被轮候冻结。

  在拟将10.66%的股份转让至浙报数字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未果后,2019年8月12日,迅游科技发布公告宣布,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高投集团)分别与章建伟、袁旭、陈俊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受让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的迅游科技1116.74万股股份。

  不过,其跟高投集团的“意向”最终没有达成。2019年12月23日,迅游科技发布公告称“因各方未能就本次交易方案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决定终止股权转让协议。

  在寻找接盘方的过程中,迅游科技实控人之间的争议也十分激烈。2019年9月,迅游科技发布了一份董事会决议公告,董事长章建伟和总裁袁旭联合董事分成两派,指责对方失职并要求罢免对方。

  章建伟在提议罢免袁旭总裁职务的理由中提到,袁旭与迅游科技对外投资标的逸动无限、雨墨科技的实控人均存在背靠背的非经营性大额资金往来,涉嫌从公司对外投资中谋取私利,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涉嫌故意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及违反忠实义务等。

  不过2019年10月23日,迅游科技表示“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位实际控制人就公司治理、大股东质押纾困、管理层新老交替等相关事宜进行了充分沟通,达成了充分谅解”。虽然双方已经熄火,但市场仍对实控人与收购标的之间的利益关系有所疑虑。

  如今,迅游科技的三位实控人已极度接近离场,下一步,新实控人又将如何应对?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而这也将无人驾驶汽车的“黑科技”带到了中国 下一篇: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 [科技]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
  • [科技]据收购时评估报告显示
  • [科技]而这也将无人驾驶汽车的
  • [科技]要求各地庆祝这一节日
  • [科技]历时三年多的封路修桥让
  • 公益广告